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何愛他你會主動去追嗎

還記得幾米的《地下鐵》,那個穿梭在地下鐵間的盲女孩,而中間留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我努力尋找希望,深怕幸運就在身邊,卻被我粗心錯過。

  或許到年老的時候,坐在陽光裏回憶過去的幾十年時光,我們會發現,這一路走來,被我們錯過的機會,又何止一次。有時是因為粗心,更多的是因為矜持。如果當時勇敢一些、果斷一點,那麼,生活完全會是另外一種狀態。不少人會有這種到老亦難平的遺憾。

  同事Anny,一見便會讓人想起《詩經》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詩句,可眼看已步入大齡青年之列,卻似待守閨中,甚至連關係穩定的男朋友都沒有,真讓人匪夷所思。相熟之後才瞭解到,Andy一直不乏追求者,可其中能讓她心儀的卻寥寥無幾。Anny遇到的第一個令她怦然心動的男生,是口語訓練班認識的,男生是她的對話夥伴,有俊毅的外表、淡漠的神情。從對話訓練中,Anny知道他家在外地,在某家貿易公司工作,沒有女朋友……課上他們很認真地練習,互相糾正發音;課後,偶爾會在一起用餐。

  三個月的課程快結束的時候,Anny想告訴男生,她喜歡他,可出於女生的矜持,她不想貿然行動,怕彼此尷尬。另外,她自認為身材不夠高挑,缺乏自信,一直等到課程結束,她都沒有向男生表露心跡。事隔數天,又有些後悔,才想起她根本就沒有男生的任何一種聯繫方式,他就這樣滑出了她的軌道。

  兩年後,在人潮洶湧的地鐵站買票時,Anny一眼就認出了他,此時的他身邊已有了陪伴,一位樣貌平凡的女子。Anny想,假如當時她說喜歡他,那麼現在挽著他手臂的很可能就是她了。她有些茫然若失,只能安慰自己說,屬於她的幸福還沒來。

  其實,有時候,幸福與我們僅有一步之遙。可那一步總是在我們思前想後之下縮了回去。於是咫尺變天涯,難道一句發自內心的話真的那麼難以說出口麼?即使當面遭到拒絕又怎樣,至少我們可以減少一點遺憾。況且我們還有從此幸福的可能,不是麼?沒有人會剝奪我們追求幸福的權利,只要我們自己不錯過。

  矜持,也許是美德,也許是墳墓

  我18歲的時候偷偷喜歡上了他,那年是我進學校的第三年,我們是同桌,常常一起聊天,開心地笑,就那麼濛濛朧朧的,大家都看在眼裏,沒有人打趣,也許是為了讓我們更好地發展,也許是大家都不願意捅破這層窗戶紙讓我們難堪。就這樣一直到畢業的那段時間,常常一群人聚在一起玩,覺得很開心,他似乎也對我很好。實習了,依然保持著聯繫,大家都以為我們進入狀態了。我也常常一個人莫名地偷笑。那個時候,常常會給他寫很厚的信,七八頁紙,海闊天空,關於感情,卻隻字不提。直到有一天,他給我也寫來一封信:“很感謝老天讓我有了一個像你這樣的紅顏知己。”忽然的,就覺得天黑了,那是怎樣的心痛啊!

  工作以來的幾年時間,我時不時會想到他,朋友們常常苦苦勸我:“何必,何苦,你喜歡的只是一個影子。”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忘記,哪怕是一段從未開始即已夭折的感情。

  如今我們還是偶爾見面,偶爾寫信,偶爾打電話,有一搭沒一搭地出現在彼此的生活中。只是從來都不會談到感情。我不知道這期間有沒有人喜歡過我,因為我似乎對一切都開始漠然起來。有個很好的男性朋友對我說:“你有病啊。”我說:“我一定要等到他有女朋友。”如今想來,這句話是多麼的傻。

  現在的我只想說,如果一個男生喜歡你,他一定會大膽地去追求你,如果他退縮了,一定是他還沒有足夠愛的理由,那麼就放棄吧。雖說現在已經不是愚昧落後的封建社會了,但我還是想提醒一下,這畢竟是在中國,我們的祖先留給女孩的美德是矜持,是自重。但有時,這往往也會使一段美好的感情走向終結。

  我愛你,但不會再去追你




  20歲,如同一朵待放的花,以為就算沒有露水的潤澤,也可以很燦爛地開放。

  曾經是信心滿懷地以為自己一定可以贏得他的心,這個跨越了一千年的新世紀,努力爭取自己所愛的人已經是無可非議的事了。因此當發現自己的心已經遺失在他身上時,我毫不猶豫地採取了行動。

  我自然還是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也不知何謂是“真正的追”。只知道追尋他的身影,他喜歡打籃球,每天下午我都會坐在籃球場邊看他帥氣的投籃動作;他上課沒到,老師點名時我會主動為他寫張請假條;他生病了,我偷偷地買了水果,每天打好飯請他室友給他帶去;考試前,我會複印好筆記,放到他樓下。

  耶誕節時,我鼓足勇氣約他出來,給他送上自己織的圍巾,大膽地說出了我對他的愛。而他只是微笑地說了句“我早知道!那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們在一起了,不過遠沒有我想像中的甜美,我依然為他做著以前我做的事,但我卻很少感受到他對我的在乎,除了他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除了他打籃球時我可以名正言順在他身邊為他擦汗、遞水,除了我生日、耶誕節、情人節他會送上禮物之外,我實在很難體會到他的體貼。甚至有一次,我生病了,告訴他後,他也沒有來看我,只是一個電話,而第二天連慰問的話都沒有一句。

  我開始問自己,他是否喜歡我,我已經不再提“愛”這個字,因為我知道根本就不存在。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不像別的男生那樣很關心自己的女朋友。然而,他的答案卻像刺一樣,當場讓我的心滴血。

  “別忘了,是你追我的,你還想要我怎麼對你!”

  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拼命往前跑,想把這句話拋出腦海,可是直至今天它依然讓我痛。是的,我愛你,我追你,可是這就是我應該得不到你呵護的理由嗎?也許真的是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完美的,自己送上門的是不會珍惜的。

  所以今天,我愛你,但不會再去追你。

  愛者無罪,追者無畏

  因為那個情人節追人的尷尬,我學會了在享受被愛幸福的同時,尊重每一束鮮花,尊重每一份愛,尊重每一個愛者。

  那是我在上海過的第一個情人節,二十五歲的我平生第一次對一個男人有好感到動了嫁念。他是我的同門師兄,大我四屆,也是我當時的同事。論外表,比不上我前兩任男友中的任何一個;論學曆,和我同等;論收入,也高不了我多少。瞭解他的同事勸我,說他木訥、不懂風情,和我的活潑開朗很不相稱。陷得不淺的我難以自拔,當然不會聽這些。

  情人節的前一夜,我是在輾轉反側中度過的,早上起來嘴角冒了兩個痘,終於鼓足勇氣托花店的小姐捧著那束潔白無暇的西伯利亞百合和我精心設計製作了一個禮拜的情書送到他的辦公室。沒想到炸彈一樣地引起了轟動,在眾人的慫恿下,他居然當眾拆開了那個包裝得像個藝術品的情書,相互傳看,雖然上面沒有我的名字,單看到犀利的筆鋒和裏面的小資情調,眾人也可以百分百地肯定是我了,因為我是公司廣告部的策劃。我像是情竇初開的中學生,第一封發出的情書被法海式的老師在課堂上念一樣的難受,又有種被人當眾剝光衣服的尷尬。

  遇見一個不懂愛的人,落得這麼淒慘,我坐在辦公室默默流了整整一天的淚。那個週末,我一個人在杭州西湖邊上,騎了兩天的單車,以自虐式的勞累,為自己療心裏的疼痛,我甚至下決心不再主動追人。

  時間真是最好的良藥,開朗又堅強的我,不久後還是走出了那種如坐針氈的心境。心靜之後想想,雖然第一次出手碰了一鼻子灰,但我還是覺得,幸福很多時候是靠自己爭取來的。愛者無罪,追者無畏。以後,遇見想追的或者值得追的人,還是需要這種無畏精神。

  編後語:如果愛是一條蜿蜒的地道,那麼手持車票的我們只要選擇好方向,別猶豫,請搭上那班適時而來的地鐵,也許幸福就在身邊,我們終會找到幸福的出口。
返回列表